他们那么好

目前已是专业吐槽心情记录博
取关随意

杂食三月粉
水仙拉郎爱好者
冷cp狂魔

叶厨
叶攻厨
不吃叶陶/皓/辉,叶受和喻黄

此外杂食只要你卖安利我就吃
踩我叶者请原地爆炸

ky勿扰

坑品无保障

PAINTING

肖苒是个优生,S高的老师曾这么认为。

于昊是个差生,S高的老师都这么认为。

优生跟差生是不能做朋友的,因为差生会拖累优生,拉低优生的成绩——这似乎已经是个共识了,而优生们,是说那些在老师眼里成绩优秀表现良好的所谓“乖乖生”们,也都默默遵循这一共识,远离那些“差生”。

所以当肖苒和于昊越走越近,两人并肩而行的次数越来越多时,班主任找到肖苒,和他“稍稍”谈了谈。其大致意思,不用说也知道。

末了,班主任随口提了一下肖苒投注在绘画课上的精力过多了,让他懂得取舍,随后欣慰地表示肖苒算是她带过的学生中比较出色的,她这也是为了他好,不希望他走上歧途。

肖苒抱着画板,轻轻点头,离开了办公室。

隔天校长就找到班主任,告知她肖苒放弃考文化成绩,一心报考美术班的消息。

班主任笑笑,回身时碰掉了尚未盖盖子的钢笔,笔尖直直戳在地上,乌黑的墨水溅在白色的瓷砖上,染进了校长和班主任的眼里。校长拍拍班主任的肩,表示现在的学生都不好管了,让她别往心上去。

校长走后,班主任将钢笔扔进废纸篓里,跟着出去了。

钢笔孤零零地躺在一堆揉皱的废纸当中,笔尖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。

于昊再看到肖苒时,没有同往常那样热切的迎上去,而是撇头哼了一声,做了一副不屑的样子离开。

其实他内心颇为矛盾,既希望肖苒上前喊住他,问他个明白,又不愿肖苒跟他过多交流,影响了他自己。心里忐忑时,手臂被人拉住,他顿了顿,努力压下上翘的嘴角,绷出一个凶狠的表情,回头甩开了肖苒的手。

“大才子找我这种差生有何贵干?”

肖苒脸上的困惑再明显不过,于昊压抑住自己心里的歉疚,咬牙继续拿话刺肖苒。而肖苒除了最初有那么片刻的困惑,随后都是安静地冲他笑着,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笑容,再温暖不过。原本熬夜背好的那些刻薄话全部哽在喉咙里,吐不出来。于昊张张嘴,最后气愤地转身大步离去,留下一个背影和一句“别跟上来”,一个人发泄去了。

肖苒叹气——他实在不明白于昊在生什么气。

之后他虽然也想跟于昊多亲近,但于昊总是朝他发闷气,极尽于昊所能做到的刻薄来挖苦肖苒,虽然,完全不够看,但两人并不如以前亲密了也是事实。而在班主任的影响下,别的同学虽然没有表态,也开始孤立他。

肖苒再不放在心上,时间久了,也会让他困扰。

然后他见到了沈镜。

关于沈镜在学校里所遇到的事,他只大致有些了解,所以当沈镜问到他和于昊的关系时,他有些怔忪,随后反应过来沈镜在学校里一定被于昊挖苦了。

肖苒弯了眉眼,解释道:“其实我们是好朋友呢!”想起那个人,肖苒便止不住笑意,好像有说不尽的话想要告诉别人。目光落在尚未完成的肖像上,肖苒依旧弄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于昊这么讨厌他。

沈镜已经离开许久,他仍旧在思索这个问题。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画纸,他最终决定将这个问题搁置一边。

直到他听到沈镜在电视上的那番话。

真好啊……如果自己,也可以像沈镜一样敢于表述自己的心声,那他和于昊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好一点呢?

还没回过神来他就被踹下了车。

于昊的声音远远传来,他看着于昊蹬着自行车,边哭边认错,还摔了一跤,蹲下身,问他有没有摔疼。瞧着对方死倔不肯承认,他忍不住笑出声,于昊红了脸,气鼓鼓地瞪他,呲牙咧嘴地,身体忍不住颤抖,脸上还糊着未干的泪水。

作弄心起,肖苒故意调侃于昊:“你说我把你这样子画下来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伯母怎么样?”

于昊沉默。

肖苒再也忍不住,大声笑着。于昊这才反应过来,呲着牙作势要收拾肖苒,对方却拥住他,轻声说:“我不会抛下你的。”

于昊怔住。

肖苒重复:“我不会抛下你的,我们永远是好朋友。”

他不会放手了。

于昊回抱住他,脑袋埋在他肩上,肖苒揉着对方毛茸茸的脑袋,心想,画确实有一幅,却不是他所说的于昊流泪的那幅。

那幅画他放在学校的画室里,画上的人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,笑得恣意而又张扬。

END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 )

© 炮炮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