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那么好

目前已是专业吐槽心情记录博
取关随意

杂食三月粉
水仙拉郎爱好者
冷cp狂魔

叶厨
叶攻厨
不吃叶陶/皓/辉,叶受和喻黄

此外杂食只要你卖安利我就吃
踩我叶者请原地爆炸

ky勿扰

坑品无保障

【快新/K柯】子非鱼【1】

CP:黑羽快斗/怪盗基德X江户川柯南

元旦点梗文,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放上来

阅读时请自行搜索BGM《羊爱上狼》《老鼠爱上猫》【如果真的有的话】

有微量新兰成分

依旧渣文笔,ooc,慎入

昏暗的地下室内烛火明灭闪烁,女子全身都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中,白皙的手指随手捻起一旁木几上所放的材料撒入面前那口大锅内,口中念念有词。

“……冥府魔道,统率黑暗之物,邪恶的黑暗之神,背叛天道的炼狱之王,于此召唤路西法,立即显现你那丑恶的身姿,实现吾之愿望*。”

女子将画有繁复法阵花纹的符纸掷入锅内,待符纸被翻滚的液体吞噬殆尽后,一道红光炸裂开来,在空中扭曲成一个狰狞的人影。

“加诸业火于白色罪人之身,化其所爱为梦魇………”

猩红的光芒猛然大放,映得女子唇畔的笑容愈发渗人。须臾,红色的影子化为一缕轻烟,缩回锅内。四角烛火摇曳,火舌吞吐,明艳鲜红最终也难逃归于沉寂的结局。

“黑羽快斗,我可是无比期待你向我磕头求饶的样子呢……”

杯户大饭店楼顶

怪盗静静立在围栏外,一手揣在裤兜里,一手将宝石举过头顶,借着月光辨别真伪。月光如绸缎般倾泻而下,蓝宝石折出璀璨的光辉,似乎里面沉淀着星辰大海。

不是潘多拉。

怪盗叹息。

吱呀——

早已生锈地铁门摩擦出刺耳的声响,提醒着怪盗他最忠实的观众已来到表演现场,准备对他精心准备的演出评头论足。

名侦探背部紧贴着铁门,平复着急促的呼吸,铁门冰凉的触感引得皮肤一阵战栗。怪盗勾唇,手腕一翻,收起宝石,如往常一样,静候名侦探的推理秀上演。半晌,那个自信满满的声音再度响起,怪盗那些精妙的手法被一一道来。

而怪盗始终保持着优雅的笑容,耐心听着名侦探的侃侃而谈,间或送上两声赞叹。

“……如果你将命运之眼还来的话我这次就特别地放你一马。”终于,名侦探为这次推理秀画上了一个句号,利落地打开麻醉手表的盖子,瞄准那个胆敢背对他的怪盗。

“那还真是多谢了,名侦探。”

怪盗转过身,正欲归还宝石,不经意间纳入眼中的景象让他僵住了身——

月光照耀下,一尾约莫半人高的银蓝色孔雀鱼靠在铁门上,湛蓝的眼眸紧紧盯着他,仿佛他一有什么异动,就会扑上来将他生吞活剥。

宝石从他指尖滑下,掉到地上,咕噜着滚到了孔雀鱼的跟前。

怪盗看着孔雀鱼弯下腰,捡起命运之眼,来不及去思考那么短的鱼鳍是如何碰到地面一类的问题,下意识后退一步,踩在天台边缘,半个身子悬在了空中。夜风带起披风在空中飞舞,楼下怪盗基德的粉丝们看见披风的一脚,兴奋地尖叫声几乎刺破天际。

与粉丝们的兴奋不同,怪盗先生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——

孔雀鱼因为他的动作,狐疑地扫了他一眼,缓缓地翕动两片薄薄的,鱼唇。

怪盗几欲昏厥。

名侦探捡起宝石,腹诽着这个装模作样的小偷今天竟然大失水准,一抬头却正好对上怪盗强做镇定的模样,良好的视力让他甚至能看到怪盗脸侧滚落的冷汗。

这是……撞鬼了?

按下这个不靠谱的念头,江户川察觉风声渐嚣,只能合上麻醉手表的盖子,摁下鞋子上的按钮,准备趁着警察赶到前那短暂的空隙送怪盗一记球吃。

“基德!乖乖束手就擒吧!”

身后的门猛然被推开,他一个趔趄,摔在地上,怪盗也回过神来。

怪盗眨眼,屋顶上空荡荡的,中森警官正向他冲开,名侦探则正好从地上爬起,寻不到半分那条巨大的,可怕的鱼存在过的痕迹。

原来是幻觉吗……

他松了口气。

“看来今晚的表演只能到此为止了,期待与你的再一次对决,名侦探。”

刻意忽视了刚才的出神,怪盗拉低礼帽,放松身体向后仰去,中森正好扑到围栏边,半个身子都支了出去,却连怪盗的衣角都碰触不到,只能目送他驾着滑翔翼驶向天际的身影,如同一只白色的大鸟撕裂了苍穹。

江户川脑海里反复回放着方才怪盗Poker Face碎裂瞬间的惊惶,小声嘀咕:“那家伙……那个时候的表情到底算什么……”

毫无疑问,低着头乖乖接受了中森狠狠的训斥后,名侦探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怪盗基德的不满随毛利回到了事务所。同兰打过招呼,粗略洗漱后,他便钻进了被窝,中森“小孩子不可以一个人闯进犯罪现场”的训诫被他抛诸脑后。

入梦前,脑海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怪盗僵硬的面容上。

“KID,我一定会抓到你的……”

翌日清晨

在兰的再三催促下,江户川打着哈欠钻出被窝,推开浴室的门准备洗漱。江户川沉默地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,关上门,使劲揉了揉眼睛,深吸一口气,再次打开——

镜子里,自己穿着一身淡绿色的睡衣,头发乱蓬蓬的,脸上也还有几许不甚明显的睡意。但最吸引人注意的,是他脸侧,取代了耳朵的两条薄如蝉翼,状如鱼鳍的物什。

他瘫着脸,摸上耳鳍,入手一片冰凉滑腻。稍稍使劲一捏,他便疼得脸上直抽抽。

不是做梦。

江户川 • 前高中生侦探 • 柯南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,这个观点在他长达十七年的侦探生涯中,头一次出现了裂痕。

“柯南,还没洗漱好吗?”兰的声音逐渐靠近。他下意识反锁上洗漱间的门,冲外喊道:“马上就好。”

待兰的脚步声远去后,他迅速换好衣服,将兜帽往头上一罩,抱着滑板冲出门外:“小兰姐姐我去找博士了小兰姐姐再见!”

听见江户川的声音,兰探出头来,只来得及看见对方踩着滑板绝尘而去的身影。

“柯南真是的,多少吃了早饭再走啊……”

江户川踩着滑板,一幢幢建筑物被远远抛在脑后。虽然还未能完全从震惊中回复过来,但他的已冷静下来,一个个对策在脑中闪过,又很快被他否决。

他身上的变异,想来该是灰原研制出的解药的副作用,除此之外,他暂时想不到更为合理的解释。当务之急,是同灰原及博士商量对策,而兰那边……

江户川紧了紧拳头。

兰……

还是暂时瞒着她好了,他想。

“啊——嚏!”

黑羽顶着浓重的黑眼圈,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他揉了揉鼻子,注意力重新放回报纸上。

今日的头条同往常的并无甚不同,头版上用加粗的大号黑体字写着“基德克星再显神通,大败怪盗基德,夺回命运之眼!”的字样,配以铃木次郎吉揽着名侦探的肩,眉开眼笑的照片。

黑羽使劲儿盯着江户川的照片,像是要把报纸戳出两个洞来——视线内的图片逐渐扭曲,仿佛勾魂的手,牵着人的魂去一探究竟。就在他眼皮沉沉下坠,要一头栽倒在课桌上时,眼前的画面突然舒展开,一尾银蓝色的孔雀鱼举着鱼鳍,推了推架在鱼头上的黑框眼镜,另一只鱼鳍直直地指向他:“KID,你……”

黑羽盯着那翕合的鱼唇,眼一翻,一头撞在桌角,昏死过去。

TBC

*处台词取自《魔术快斗》,稍有删改

开头真是用尽了我毕生的装【zhong】逼【er】细胞orz 红子大人威武orz

BTW,撒娇打滚求评论啊orz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7 )

© 炮炮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